熏风无浪(久久)【三党淡圈】

有一堆脑洞但懒的写的家伙…

不是太太!绝对不可能成为大佬的咸鱼一枚!!!

混全职,不吃叶韩叶和叶蓝叶,本命周江

轮回粉,史上第一江吹

我爱皮皮一万年…!!!(尖叫



圈名木兮,源自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
可以叫久久或者阿久

阿澈与莲太的死忠粉

冰镇天团成员

来口冰可可吗

突如其来的一个脑洞

突然脑补四大心脏和众人玩狼人杀,狼人脏心杰被票出去以后,只说了一句话:
“加油啊,狼人们。”

于是身为机会主义者的黄少敏锐的发现了盲点:“队长队长你听见了吗队长!他说的是狼人们而不是狼人哎!说明狼人肯定不止一个,还有两个三个四个五个……”

白方喻文州非常神秘的勾了勾嘴角:
“‘们’这个词说明,张副的意思是狼人不止一个,但张副身为战术大师必然不会犯这种暴露自身群体的低级错误,所以张副也许在骗我们。但依照张副的性格,他一定能猜到我会这么想,所以故意让我往反方向猜,但也许他明白我能猜到他猜到我可以猜到,所以……”

















路过的替补心脏杰希卡:“你觉得他能推多久?”
同样是路过的替补心脏皮皮江:“…第二届世邀赛结束?”

诈尸发一张(以前的)索克

emm好像女孩子……但他是男的没错!

没时间给我周大宝贝送祝福了1551

明年,明年我一定写!!!(咆哮






小周生日快乐鸭!

抱歉啊大家,

由于初三学习原因要消失一段时间了,

不是退圈

会回来的

皮皮生贺已经发完了,
小周…emm明年再约吧



就这样,

再见啦!♡

【江周】六世轮回

今日份的彩蛋!


江周赛高!!!









第一世轮回:
周泽楷与江波涛在人海之中擦身而过,还未相濡以沫,便相忘于江湖。



第二世轮回:

  一如所有的小说剧情一般,揣着书的江波涛与抱着球的周泽楷在街角干脆利落地撞到了一起。
  “抱歉…”
  “噗嗤,没关系的,下次小心点啊。”
  江波涛望着周泽楷,露出了一个比太阳还要大的微笑。
  他们并不知道彼此的名字,在此后的人生中也没有再相见,可就在他们临逝之时,周泽楷的眼前不断浮现出一个微笑。不是梦,他想,这个微笑他是在哪里见过的呢?他忘记了。


第三世轮回:
  这是江波涛第九次去他隔壁的店里串门了。
  店主是个名叫周泽楷的小年轻,店面不大,可挤店里的女孩子特别多。
  唉,长得帅还真是好啊…
  江波涛发出了羡慕的声音。
  不过,对方似乎并没有因为颜值过高而沾沾自喜,每次他来串门,对方都会露出一个谦和的微笑,很淡很淡,像月亮一样,有种清凉而又温和的感觉,然后手忙脚乱地给他倒茶。
  他们之间没有过多的往来,也只是知道对方的名字和年龄。家底,身世,都不是很清楚。
  但也没关系,反正他们只是普通人啊。
  记忆这种东西,只能存在短短的一段时间。
  过去,就忘记了。





第四世轮回:
  那年,战火不断。
  “明华注意保护自己,吴启杜明掩护孙翔,泊远注意后方,小周,准备突围!”
  江波涛用尽全力嘶吼着。
  这是战争持续的第十年,只要,只要他们可以突出重围,打败兴欣,就可以创造一个新王朝了。
  每一个人都绷紧了全身的神经。
  “呼,呼,嘶…副队!敌方叶上将不知道怎么回事,突然动作迅速,命中率极高,我们,我们可能……”
  在炮火之中奔回的于念还是没能说完情报,他向众人望了最后一眼,随后,便没有再站起来。
  “于念?!”杜明惊叫出声,却没有了下一步动作,因为下一秒,一枚子弹穿胸而过。
  战士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了,此时的轮回,只剩孙翔,江波涛,周泽楷三人。
  明明身处绝境,江波涛却依然露出了一个微笑,他没有过多的言语,只是静静的抱着周泽楷。
  “小周。”
  “嗯?”
  “我可能喜…”
  “江…?”
  “不,没什么。”
  江波涛依然笑着,看着对方的火力越来越猛。
  那年,轮回全员殒命,王朝之梦终破裂。



第五世:
  身为校草的同桌,江波涛的心真的很累。
  望着周泽楷收到的堆积如山的巧克力,江波涛望着桌上可怜的一封情书沉默了一会儿。
  算了,好歹也是有一件呢,总之前拆开看看……
  字很少,但很好看,清秀端庄,末尾处还加了一颗小小的心,只是没有署名。
  江波涛拿着这信翻来覆去的看,在心里把所有认识的女生都猜了一遍,却怎么也想不出来。
  周泽楷一脸好奇的探过头来,却在看到字的那一瞬间双颊绯红,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脸藏在书中。
  “小周?”
  “…”
  “小周?”
  “嗯…”
  对方终于肯发出一点闷响,江波涛本着开玩笑的心思小心翼翼的凑了过去,鼻尖意外的碰到了一起。周泽楷的脸暖乎乎的,似乎还能感觉到对方微微呼出的热气。
  “唔…”
  此时正是晚自习后的放学时间,同学基本上走光了,教室里静悄悄的,只能听到一声又一声微弱虫鸣。周泽楷屏息靠近,飞快的在江波涛的唇上留下了一个蜻蜓点水式的吻。
  江波涛微微睁大双眼,不可置信的望着对方,他想起来了,那封信上的字,与小周的字,是一样的。
  周泽楷背起书包转身就想跑,一声对不起还未说出口,只听见江波涛大喊一声:
  “周泽楷!”
  这是江波涛第一次叫周泽楷全名。
  周泽楷回眸,看见满脸绯红的江波涛正气势汹汹的盯着他。
  “亲了还不负责,是想闹哪样啊?!”
  周泽楷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

第六世:
  “就是这里了吧。”江波涛望着轮回这个标识,深吸一口气。
  转会的第一天,说不紧张是假的。他礼貌的和他未来的队长握了握手,却在触及对方双眸怔了一下。
  很熟悉,说不出的熟悉。
  他还未开口,对方便开口了:
  “周泽楷。”
  与此同时,还有一个大大的微笑。
  “江波涛,请多多指教啦!”
  江波涛笑的眉眼弯弯,一如初见。

  
  
  
  

  
 

【日出江花/周江/随机】一记直球与当场去世

拉低全组水平x
随机报道!


周江向,微喻黄和双花
 







 “我被人打了。”
  电话里,江波涛一脸严肃地说着。
  “哦…嗯???谁打的?”
  电话外,方明华一脸茫然的听着。
  “周泽楷,”江波涛想了想,似乎还不够,于是又补了一句:
  “一记直球,直接秒杀。”

  联盟里的西皮当然不止他们一对,比如那给里给气的蓝雨里那对给里结气的正副队,再比如哪怕身处异地也闪瞎人眼的双花。不过他们的告白方式有很多,喻黄的每日情话,双花的每日打钱(不是),但从没有哪一对像周江这么的…干脆。
  大概是这个样子的:
  “江。”
  “嗯?小周?你说吧我在听,哎呀这里怎么回事……”
  “我喜欢你。”
  “嗯好…蛤?????!!!!!”
  江波涛疑惑
  江波涛震惊
  江波涛一脸茫然
  “等,等下小周,你……”
  “果然吗…那,做朋友…?”
  周泽楷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那个往日里无解的,倔强的枪王,眼眶微红的垂下头来。
  “不,不是的啦小周。”
  直视对方重新亮晶晶的眼睛与咻的一下窜起的呆毛,江波涛咽了口口水。
  “我是说,小周你为什么要打直球啊?!”
  “?”
  “哎呀小周,你看看人家喻队,一天一句情话,看看人家孙前辈,千里迢迢寄零食,为什么到了你就一句…咳,我喜欢你这么干脆啊……”
  江波涛一脸恨铁不成钢。
  周泽楷倒不管这么多,他只道是江波涛同意了,至于其它话,一并略掉。
  “所以嘛,小周你真应该学…唔…!”
  周泽楷那张帅炸天际的脸被无限放大,他比江波涛高两厘米,于是他微微颔首,与江波涛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吻。讲真,他被江波涛那通抱怨给烦到了,可这能怪他嘛?他自己不擅长说话人家江还不知道?笑话。周泽楷略有些不满的挑了挑眉,加深了这个吻,顺便干脆利落的把自家副队长……不,应该说是爱人,推到了床上。
  该说真不愧是江波涛,就算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吻亲的晕乎乎的也没有放弃他的理智。他以职业选手的视力敏锐的瞄到了正准备拉灯的周泽楷的手,于是干脆利落的从这个吻中挣脱出来。
  “呼……周泽楷你冷静一下啊,才刚确定关系就想对我上、下、其、手,嗯?”江波涛深吸一口气,试着让自己通红的脸降温。
  周泽楷也不傻,他心里明白对方有些紧张,这不,连他全名都喊出来了, 不过他自有妙招。周泽楷微眯了眯眼,嘴角勾起了一个标准的微笑。
  什么?你问他哪学的?哦,他昨天刚没收了孙翔的《霸道总裁爱上我》。
  周泽楷其实是一个谦虚的人,他不张扬,也没有什么太多的锐气。自称自己能力差,没毛病,叶修啊黄少啊王队啊多多少少也能战一个平手,说他不擅长讲话,这也是事实啊,他要是有江波涛——哪怕只有一半——的口才,那他可就太完美了。
  但对于长相,周泽楷可是绝对的信任,比如他现在正认真的盯着江,江也在认真的回盯着他。
  一秒。
  

  两秒。


  三…不,没有三秒了。
  江波涛当场去世。
  周泽楷心满意足的舔了舔嘴唇,伸出他的小黑手窸窸窣窣的四下寻找着什么东西。
  江波涛用一只手无奈的遮住脸,在一阵眩晕中看见周泽楷抿起嘴角,向他靠近,与此同时,
  “啪嗒”一声,灯灭了。
  果然自己还是一颜控啊,直球什么的,随便打好了…。
  这是江波涛在失去他著称的冷静和理智前,脑海中闪过的最后一句话。




  


皮皮生日快乐!
贺文等会会发!

一个置顶

思来想去还是写个置顶好了







个人tag:正常向是熏风无浪的文库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欢乐日常向是辣鸡久的沙雕日常


(见本文tag

       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这里久久,可以叫阿久,别叫太太之类的,这些称呼…还是留给那些千粉神仙吧…



主混全职圈,同时对恋与也略有了解,但一般只看不产。


其它圈还混开联的伽小(主)开甜,花粗。

还有魔角的齐霍和k菁


【近期在浪伽小,有空试试产个粮(?】



全职杂食,冷cp爱好者,除叶韩叶以外基本都吃的下。



本命周江(所有西皮匀可逆),此外还有:喻王,喻黄,双花,伞修,林方,肖戴,韩张,楚苏,方王,双鬼。



是个鹅粉,江厨,谁黑和谁急。



太太吵架的话,一般会闭嘴吃瓜,但如果把事(当然还要看哪方正义)扯到:阿澈和莲哥上的话…




















拜拜吧您:)



文风偏沙雕黑遍,一般爱写段子体和周江周,由于热爱挖坑不填,所以一般很短,连载…目前没开。



发誓要在明年的今天粉破百!(大家盯着我!














以下是一些关系(以后慢慢加:


同命: @可以用来泡茶的香飘飘奶澈. 













【宣传/江波涛生贺组】日出江花。红胜火(招人)

一道残阳铺水中
半江瑟瑟半江红

日出江花红胜火
春来江水绿如蓝

大江东去
浪淘尽
千古风流人物

我最爱的江♡
生日快乐

可以用来泡茶的香飘飘奶澈.:

抬眸,眼前是六七岁的孩子,怀抱着自己心爱的玩具,模糊中只见一个女人揉了揉孩子的头,转身离开。


湛蓝的卧室里还挂着气球——“Happy Birthday”,孩子跌跌撞撞地追了上去。


视线一直停留在孩子远去的背影,逐渐长大的男孩还在不懈的追逐着可望而不可即的那个背影……


画面开始明朗,男孩子的眉眼逐渐清晰。


十五岁生日,学校天台上为自己送上一句生日快乐。


十八岁,手执荣耀账号卡。二十四岁,荣光为他加冕,一身星光抖落在他背后的道路上……


愣了愣,回过神来时眼前早已不是先前的场景了。


江波涛站在走廊上,看着一片漆黑的会议室有些木讷,先前周泽楷告诉自己要开会,可会议室连灯都没开。


有些手足无措但还是选择了进去,画面就这么跟着江波涛的背影。


江波涛刚踏进会议室中央,会议室突然大亮,所有的灯都开了起来。


“啪!”小礼炮的声音和齐哗哗的“生日快乐!”在江波涛耳边响起。


江波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按在会议桌旁的位置上。


会议桌上有一个很大的蛋糕,还有很多江波涛喜欢吃的菜,点心,零食。


江波涛抬头,又是那熟悉的布置,但这一次,他们不会离开他了。


看着眼前的场景,想起好像还没为他送上一句生日快乐……


想了想,面对着他,喊出一声:“江波涛,生日快乐!”


对方毫无反应,一次又一次的提高音量,嗓子开始有些沙哑。


“生日快乐!”无数次呐喊,似乎没有人听见,这时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平行空间。


试图再尝试一次,最后一声“生日快乐”却哽在喉头喊不出来。


请让他听到,属于我们的声音,哪怕只是一丝丝微弱而又渺小的生日快乐。


江波涛生贺组日出江花招人。欢迎加入!门牌号:881958140。


策划: @亓欢


宣传: @洛祁澈.‖姑娘们我们下个月见。


目前参与成员名单:


@万俟溱蓦丶


@Inosyne


@离言念(被限流中挂吊瓶ing低迷更文)


@Psychopath


@我萧儿现在打死lof让它强行取消限流还来得及吗


@洛祁澈.‖姑娘们我们下个月见。


@亓欢


@66号音乐少女ヾツ


@【开学长弧】青水自远去


@沈槐序


@叶萱今天也想鸽稿


@西湖醋鱼